三鲜汤

换号了,这个号不久后会删掉

假条……

很抱歉,三次元出了点事,弧一段时间。文就在那之后发吧,真的十分抱歉了!

一个永远有效的点文誓约(暂限刀剑和阴阳师)

最近在写刀剑们的花嫁系列,初定的是药研和鹤丸的场合。大家有想看的刀可以在我发的点文誓约下留言(虽然写的很烂hhhhhhhh)

《消逝》

《消逝》
         
  此文致十二岁的我以及十年后的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三闲
 
  前言:我写这篇文不是有感而发,而是铭感于心,所以写的再烂,过去的我未来的我都要严肃点。

  指尖在潮湿地窗户上滑出几道痕迹,形成一个“雨”字。

  我的大脑又开始了胡思乱想。

  我对雨天有种复杂的感觉,那是带着哀痛和欣然的矛盾情感。

  六岁那年的一个雨天我被带到祖父的老房子那里,见证了生命的消逝。依惜记得那双枯老干瘦的手常揉着我的发顶,捏着我的脸,嘶哑着嗓子哄我:

  “我们灿灿真乖,还会帮奶奶喂鸡呢!爷爷带灿灿买牛皮糖喽!”

  明明是个年岁过高的人了,却总是笑着的,我常常贪恋他大手抚过头顶的温柔,因为我从父母那得不到那种温柔。

  小时候常觉得“死”是个动词,只是人睡在了一个小房子里,到了一定的时候会醒来。

  所以那日细雨纷飞,我捏着母亲的衣角来到祖父的老房子前,心里还欢快的想着祖父会给我准备了一大堆牛皮糖。

  这种心情直到左脚踏进大门内,满室白纱映入眼中。

  有什么不对的感觉在心中绽开了,可依旧是茫然的,所以我那时开口问:

  “爷爷去哪了?”

  母亲打掉我捏住她衣角的手,提着我的衣领把我带去厅堂中央。那里放置着一张草席,草席上的人头上盖着白布。

  “哭吧。”

  母亲淡淡的看着我,吐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 而在我抬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时,她突地用指甲掐住我后颈的肉。

“快哭!哭大声点!”

  她边掐边低声吼着。

   ……
 
  那天细雨纷纷,我跪在厅堂的草席边上,硬是没哭出来一声。

  为什么要哭呢?

  因为后颈太痛流出鲜血了吗?

  还是至亲之人所给予的温暖终于今日消逝了呢?

  六岁尚且年幼的我说:因为“死”了还会醒过来啊!

  【这孩子说什么呢,小陈你回去把她打一顿!让她明白一下什么叫规矩!】

  【哟,嫂子又打孩子呢,这次又换什么新花样了?】

   ……

  雨声冲洗掉泥巴里六岁的我的血迹,也冲洗掉大人们嘲讽而又恶心的话语。

  六岁的我死在了那个老旧破屋子边菜园里。
 
  我在六岁之后,只是个空有身体不讨主人喜欢的木偶。我的灵魂在菜园里停留了六年,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归于它的躯壳。

  那天在网上遇到一个会画画的人,圈名叫律七。
 
  “嗨,你好啊。你看一休吗?”

  一休让我知道了动漫,那之后一发不可收拾起来,火影、海贼、阿童木……我后来完全沉迷于热血漫中了,然后开始写文。

  直至今日,未曾有一丁点儿长进。(除了不再写玛丽苏等雷文以外……黑历史。)

  十二岁的我遇到律七,是不可多得的幸福。那是指尖放在屏幕上都能感受到的温暖(不是手机发热了!!!)

  律七告诉我了什么叫美好,什么叫温柔。所以听到她死迅的时候,我自我封闭了几天……她死于抑郁症。

  那几日的恶梦让我体会到死亡的可怖,律七和祖父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……他们从楼上跳下,被车撞飞,被刀捅死……血液在地上流尽,直至身体再无一丝力气……

  梦里到了结尾,下了一场雨,雨水将一切冲刷干净,了无痕迹,温暖消逝。

  雨之于我……总归是带着哀伤和救赎的味道的。

  律七和祖爷是很温柔很厉害的人,所以我心中的愿望是成为既温柔又厉害的人。

  雨水冲刷掉了一切,一切又将重来。

  温暖已然消逝,可它还会再来。

  我渴望温暖,也渴望送人温暖。

  所以有一天哪怕消逝人间了,也是会被人铭记的。

后记:一口气打完后,觉得还是很差劲。废话太多了2333333...希望每个人都被人温柔相待,温暖相迎。也希望过去的我和未来的我好好的。
最后,未来的我一定要变成温柔且厉害的人呐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于4.13